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地磁分量 >正文

公务员赵强的慢生活

时间2020-09-16 来源:学如不及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五月的风的吹着,树木摇动。远处的蓝色的花和更远处的蓝色的花铺满机关大院,轻轻的颤动,我见犹怜。大院里还有一泓池水,风吹过,也是泛起波澜。前几天下过几天雨,天气蓝得可爱。

  白色的太阳正运行在天球的中央……

  满大街都是人,而且车水马龙,公路正如血栓的血管阻塞不堪。赵强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眺望着窗外的景色,他没啥活干,就等着下班。科长不在,其他人不在。所以他干脆连报纸也不看了,懒得再装样子。

  赵强通过公务员考试不过一个月,这时他才上班三五天,因此离领工资的日子还有十七八天。于是这个将近三十岁工科系统工程学的博士,地看着窗户外面,眼睛一眨不眨。但他早已没有三五天前的兴奋,那时他满腔抱负,而且有非常的轻松。作为一个实现了理想的考碗族,他甚至踌躇满志的在心里打定主意,要在四十岁之前当上省长这样伟大的志向,等等其他。

  此时他还记得他被微笑的科长引导到寒酸的办公室时的失落,乱糟糟的档案室,小小的办公室拥挤的放着不少破旧的桌子。科长把他带到一张桌子前,告诉这是他的办公桌,他还殷切的和懒洋洋的同事打了招呼。

  同事们都是些将近四十岁的男女,看上去无精打采而统一的皮肤白皙细腻的人。怎么说这群人呢?就像封存在玻璃瓶中的罐头蔬果,看上去秀色可餐,可实际上早已经不再新鲜。这不是赵强当时的心情,但是是他这三五天来的感想。想道这里赵强无聊的看着闭得紧紧的办公室的门,不由得沉重的叹了口气,起身去打开门。外面是漆黑的长长的走道没有一个同事,同时为了响应节能减排的号召,机关大白天是不开灯的。

  赵强这个幸运的通过国家公务员考试的幸运儿便孤苦的在空无一人的办公室里,向空无一人的黑压压的走廊里张望。他叹了口气想道:几点下班?于是,看了看表,这是父亲为了庆祝他通过国家公务员考试送给他的礼物——一块瑞士表,劳力士,老一代的人都喜欢劳力士。于是工科系统工程学博士赵强看完表之后,便安慰自己道:一生的饭票,稳定安闲的中产这才刚刚开始。

  赵强想要找点事情做,可是手头的工作都做完了,或者压根没有分配给他。总之,他忘了,但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他没事做,很无聊。赵强就坐在自己的工作的电脑前,百无聊赖的看着网上的新闻。

  赵强专注地看着花边新闻,娱乐报道还有明星们半裸身体的照片。今天母亲的朋友,刘阿姨,给他介绍了一个刚毕业的女大学生,一个看起来苗条精干的女孩子,刚刚考完研究生。尽管赵强对相亲之类的事情嗤之以鼻,但是——他的年纪已经越来越大,睡眠也越来越差,因此越来越孤独,也就越来越对此类的事兴趣……

  赵强忽然变得着癫痫药有哪些急迫起来,忽然对相亲期待起来。于是他掏出手机准备给刘阿姨打电话,但是找了半天也找不到刘阿姨的手机号。赵强顿时焦虑不堪,现在他的心里满是要给刘阿姨打电话的念头。于是赵强又在手机上翻找母亲的电话号码,想要问母亲那个刘阿姨的电话……

  但是,就在他找到准备要打的电话的时候。一个人都没有的办公室,突然死寂下来。挂在墙上的电子钟、还有腕表——那块劳力士齐声的轰鸣起来,赵强陷入到无可救药的孤单中甚至是一种恐惧中去了,仿佛自己是地球上最后一个人类,仿佛一个浪子在进行艾滋病的检验的等待中一样。于是焦虑的赵强不停地按着手机按键,并且摇晃着右腿,有节奏地的敲打着地面。

  他继续鸟瞰着窗外的世界,五月的风的吹着,树木摇动着。刚才那些在俗世里的拥挤的车流和人群照旧梗阻着,但是衣服的颜色似乎鲜艳起来,尽管赵强看不见、看不清楚,看不真切。风照旧的不停歇从纱窗里钻了进来,然后从开着的门边溜走。赵强不仅仅孤单害怕,而且有些愤懑不平,甚至想把自己专门为新工作买的喝茶的杯子摔碎,这杯子花了将近两百块钱也是名牌。他想发火,发火给人看,给所有的人看,或者至少是自己所在科室的人看。于是科长和个同事走了进来,于是赵强很自然的换上笑脸。

  他便殷勤地问道:“科长,忙活完了?”科长整理一下半旧的西服,将皱巴巴的领带收拾了一下子,点了一下头说道:“嗯,忙,刚忙完。小赵你啥时候能快点熟悉,快点把工作挑起来。唉,现在人手不够呀!”赵强听了这话立刻做出勉强羞涩的表情,忙不迭的点头,忙不迭地说道:“好!好!好!”

  那老迈的科长有整理了一下领结,赵强注意道科长的领带实际上是个“一拉得”,他看着五十多岁的犹如一张破旧的纸钞的老头子,心里满是诧异。因为他知道“一拉得”在市场已经没有卖得了。于是,他继续地打量着眼前这个满脸凄楚、疲劳的半大老头子发起呆来。科长被他盯得不好意思,咳嗽了几声后,对这个工科系统工程学博士,说道:“那个啥?嗯,嗯,小赵你文笔咋样,我有个东西你写一下吧,好不好?大博士!”

  赵强的文笔其实不咋地,但是人很少有自知自明,而且在这个啃节上也不由得他退让……于是他毫不犹豫的应承下来,要了题目,愉快的回到了电脑前。

  有事做了……真好,赵强的想道。

  赵强愉快的坐在车上,天虽然不黑,但是太阳已经斜下。他看着红红的太阳,还有车窗玻璃中反映的自己。赵强是个长相不错的小伙子,浓浓的眉毛细长的眼睛,鼻子虽然塌下来,但是脸很大耳朵也很大,方面大耳。

  就这样在拥挤的的公路上磨蹭,其间刘阿姨还打来一次催促的电话,他只好告诉刘阿姨自己被堵在半路上了……

  后来,赵治疗癫痫病哪里好强把座位让给一个老人。又过了一会儿,他终于赶到约会地点。

  那女孩子是个神情严肃的女孩子,但是没有照片上好看。赵强并感到太奇怪,现在都是数码摄影。可能美化过,尽管事实是他十分失望。于是刘阿姨愉快的说道:“王燕,大才女,今年才考上研究生。快来认识一下子,,你们年轻人要多交流,都老大不小了……”

  那女孩儿可爱而羞涩地笑了起来,赵强也只好笑了起来,他有几分尴尬。于是,赵强要过单子,说道:“刘阿姨你要喝啥茶?”刘阿姨连忙起身说道:“我不喝茶,喝茶睡不着,再说我要回去做饭。好了我走了,你们好好的聊……”说吧她看看那女孩子,意味深长的点了点头,那女孩子则充满了感激地望着刘阿姨一言不发。

  两人目送走刘阿姨,然后赵强诚恳地问王燕道:“你想喝点啥?咖啡还是茶?”王燕,那女孩子,恬淡的笑了笑说道:“茶,茶就好了,普洱茶!”于是,赵强把服务员叫来,叫了一杯普洱茶,一杯绿茶。他不喜欢普洱茶,都是福建人操作的概念。一钱不值的东西,都炒成黄金,而且人人都说好喝——难得!

  约会很平淡,那女孩儿的专业很糟糕,学中国文学的。在赵强看来就是什么都没学。就这样聊了一会儿,那女孩儿明显的活跃起来,不停的问赵强关于公务员考试的心得,以及公务员这个工作的种种内幕……

  赵强找不出啥可说的内容,因为他不知道自己怎么能过公务员考试的,而且入职也不过三五天。实在没啥可谈的,于是女孩儿哀婉地叹了口气,说道:“我也想考公务员……”赵强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于是只好嗯嗯了两句。

  于是那女孩儿就问道:“你今后咋打算呢?”赵强的情绪莫名其妙的高涨起来,尽然脱口而出,说道:“我的理想就是从政!”尽管这是真话,但是赵强说出口之后颇有些后悔,感觉到自己回答得像个面对记者的孩子。实在回答得太假大空了,甚至脸也微微地潮红起来。好在那个女孩儿并不十分在意,并用一种崇拜的眼神看着赵强。赵强颇有些得意起来,就像回到公务考试报名那会儿,或者像三五天入职时那样。尽管这三五天来的现实,使他所有的理想都变成了对于一张长期饭票的忍耐。

  赵强对这女孩子有了些好感,他们开始认真地谈了起来,主要是关于赵强自己关于职业的规划。比如多少岁之前要当处长,多少岁之前要当厅长。

  很矛盾复杂,但公务员就是这样一个比较好的职业,它既能给你提供一张长期饭票,又能给你提供一个关于施展理想的支点。至少在考试前,或者入职前是这样的。但是,现实往往有自己的剧本。

  于是,赵强又开始变得心不在焉,但他还是礼貌的做出倾听的姿态。王燕滔滔不绝的讲述着自己的打算,考学位,考公务员,然后……赵强似乎看到了三五天前的自呼和浩特癫痫病医院己,或者更久以前报公务员考试前时的自己。于是,赵强沮丧的想到,自己答应了科长要写资料。但是王燕显然没有没有结束约会的打算,继续滔滔不绝的演讲起来。

  人就是这样用一个理想麻痹自己,其实追求的是其他东西,比如现实的稳定的生活……

  茶馆里的服务员应该都长得很漂亮才对,但是这家茶馆里的有一个丑陋戴着眼镜的女孩子。这使得赵强不仅产生了些疑问,但是不久,仿佛是打趣自己一般,说道:是喽,好点的女孩子都去考公务员了。”大玻璃窗外面的世界已经黑暗下来,路灯纷纷明亮,一盏一盏照亮整个世界。各式各样的人物走到街上,下岗职工或者冒充下岗职工的小贩都从城市的各个角落里钻出来。贩卖着各种小玩意,或者看着很好吃的小食品、

  赵强的腕表还是还是丝毫不泄气的滴滴答答的响着,他有点不耐烦了,王燕不停地说话而且语速很快。赵强听不清楚,只能听见自己的腕表,那块劳力士在毫不泄气的快速奔跑。赵强看看了表,知道将近十点了,但他还没有吃饭。

  于是他趁着王燕停下来喝水的当口,问道:“饿不饿?咱两去吃饭吧。你喜欢吃啥?”王燕甜蜜的笑了笑,说道:“随便吃点啥就可以了,你看吧!”赵强想了想说道:“那就吃湘菜吧,你吃得了辣的东西不?”那女孩笑道:“我喜欢重口味!”

  饭吃的很愉快,但是大家都没再说些什么,吃完饭后俩人客气的道别还约定了下回约会的时间。

  总之,等等……

  突然赵强无缘无故的起来,他想喝点酒,刚才吃饭时没有喝酒,实际上赵强很喜欢喝酒。夜色深处,一大片人造的光明,街灯整齐的无休止的平行排列。大马路笔直宽阔,一直延伸下去,直到世界的尽头黑暗的最深处。世界仿佛——那黑沉沉的天仿佛要垮塌一样。可以这么说吧,一时间赵强甚至有去死的想法。于是他跑到一家小商店,买了瓶冰镇啤酒。

  他,这个工科系统工程学博士,刚刚通过公务员考试的并且入职才三五天的坐在路灯下的马路牙子上大口大口的灌起啤酒。喝得太快了,过了一会儿赵强觉得有些头晕。而且没有菜。于是赵强又站起来跑到那个商店里买了些花生米,

  一些往事重新泛上心头,比如小时候他背着家里人偷偷的抽烟,或者上课时去揪前面同学的辫子——实际上他很想抚摸同学的头发。总之,他在回想着压抑着冲动的往事,不带丝毫感情地回忆着……正如一部电影,只是完全没有色彩。

  总之,他是那种命运很平滑的人,除了这些没啥回忆的。

  五月的风的吹着,树木摇动着。但不同白天,这树只是一个剪影,如伺机扑人的猛兽呼之欲出,尤其是那些远处在黑暗里背光处的树木。那块腕表,就是那块他妈的劳力士,继续毫不泄气武汉专科癫痫病医院,这种方法治疗好的鼓噪、轰鸣、奔跑。

  喝酒……

  看不见天上的星星,月亮也是在如同蕾丝边的乌云中出没。好在凡人的世界灯火通明,有卖水果、卖臭豆腐、卖棉花糖的。于是赵强苦恼地继续喝着酒。几个行人路过,大多是些女孩子,有着明晃晃肉感的大腿。赵强的目光被这些现实无意识的牵引着,于是他总是目送那些女孩子离去。有些结伴而行的女孩子发出银铃般骄傲无所顾忌的笑声,赵强便继续喝酒。

  一对年轻的母子小心翼翼地从赵强身边过去,那个年轻的母亲看到了赵强潦倒的样子,便对孩子窃窃私语起来。赵强打起精神来饶有兴致的听着。那母亲对孩子讲道:“看,要好好学习,不好好学习就是这下场……”

  于是,五月的风的吹着,树木摇动着。赵强喝完最后一点酒,拍拍屁股站了起来,想道: 明天要上班,还是把那个材料先搞完!

  不久,就下班了。赵强把写了一半的材料存储在微硬盘上,然后慢腾腾的收拾好下班去了。他想道:机关里就是好,不用加班!”说起来赵强过去在某个私人企业里,在那里只有你手头的活没有忙完,就必须加班,而且没有加班费……

  当赵强怀着庆幸与,他对自己考上公务员这一事实又重燃起信心。他觉得自己做得对,尽管工资实际只有他在私企里的三分之一。于是他的脚步更加轻松,甚至哼起歌来,他朝公共汽车站走去。

  就在这时候他的手机响了起来,打乱了他的步伐,也打乱他的歌声。他吞下了最后几句走调的曲子,仓皇地拿出了手机,手忙脚乱地接听起来。原来是刘阿姨,就是母亲的朋友,答应给他安排相亲的刘阿姨。尽管此时他对相亲这一老套的约会方式又重新的鄙视起来。于是他有些冷淡,带着应付的口吻,咿咿呀呀的回答着刘阿姨的问话。

  不过他最后还是答应了刘阿姨,去和那个女孩子约会。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他想道。于是心情愉快的赵强,关上了手机坐上了去约会地点的车子。尽管车上很挤,但他还是幸运地找到一个座位。所有的好事情都聚在一起,赵强幸福的坐在位子上看着窗外的景色,刘阿姨很贴心安排的约会地点也不是很远。

  此时正是下班的时候,路上已经不能行走。红绿灯不停地闪烁着,车子缓慢地移动着,行人绝望地在宽阔的马路上等待着。天离黑还早,所有的现实都暴露在青天白日之下。事实上也没有什么现实,现实是每天都会重复的横在眼前庸碌而空洞,所以可以被忽略不计。尽管这种忽略,从某种意义上讲是致命的……

韩历文学网 www.hanliwx.com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