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懒人正传 >正文

球型喷头喷洒出漫漫讨债之路(上)

时间2020-10-20 来源:学如不及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1991年我毅然辞去了上虞真美日化厂的一份舒适工作,下海开办了手套加工厂,这实在称不上是一家工厂,充其量只能算作一个作坊。
  
  因为棉纱手套无利可图,不久我就转产改行了
  
  在也是开手套厂的同行,曹娥娥一村的陆金龙帮助下,住在百官河对面的沈师傅帮助我设计制造了一台自动球套机。沈师傅他是百官蒋家弄沈家弄人,与我娘娘还有点沾亲带故。
  
  这台长方形的自动球套机,机架四周都是由角钢焊接而成,上面安装着二台改装的手套机,全自动生产丙纶丝球套。当时的丙纶丝我是在上虞化纤厂通过高中成建跃购买的,当年他的家在路。
  
  这种翠的丙纶丝球套是专门为制作化妆品香水、花露水喷雾头子的厂家配套服务的。当年离我家不远的百官河岸边、紧贴上虞人民广场有一家上虞轮胎翻修厂,他们在生产橡胶球的同时,也就在大量生产这种香水、花露水球形喷头。当年上虞轮胎翻修厂做球形喷头的头头是人称“赖子”的发师傅,他是叶家埭人。而主管销售业务的则是钱国柱,他是我百官镇中学的初中同班同学。
  
  他们厂生产球形喷头的形势是一派大好,产品供不应求。加班加点生产还是来不及做,有许多业务发外加工。
  
  经过一番打听,我获知了不少内部信息。我是从化妆品厂出来的,有着许多便利条件,原材料哪家医院治疗癫痫供应不成问题,产品销售应该问题也不大。于是,我决定立即上马生产这种球型喷雾头子。
  
  但剩下的问题是我不懂生产技术,而上虞轮胎翻修厂恰恰不让外人参观生产这种球型喷头的车间,对外也实施了技术保密。怎么办?
  
  后来我了解到了上虞轮胎翻修厂有一家发外加工的业务单位,也在做这种球型喷头,工厂设在下管山区,厂长叫张佳利。
  
  我打算从这家工厂入手,准备“偷拳头”。
  
  有一天,我打听到了厂长张佳利出远门了,不在家。于是,我乘厂长不在家的机会,故意选择了临近傍晚的,乘汽车到达下管镇。又单枪匹马地只身走了许多盘山小路,爬上了下管芦山顶上的张家岭。
  
  这是一座海拔很高的,进去真的是山路十八弯,而且山路也是那种下雨就会被毁的黄泥路。
  
  行走在离村还有半个小时的山中间,那里有一座小小的水库。
  
  芦山是下管镇的一个小,全村几乎家家户户都姓张,因此又名张家岭。
  
  过去在这里因为地处高山之上,山路不通而鲜为人知。
  
  站在张家岭这个山村,放眼望去是满目的翠绿,但并没有瑰丽的风光,它只是大山里的一座普通的山村。
  
  村里既无旅馆也无饭店,全村只有一个小卖部。村里癫痫病的病因都有哪些的人还在习惯地在使用着井水、溪水。
  
  据说这里还有很多,一辈子都没有出过上虞,有的甚至还没有出过下管镇。这一切让人是很难想象的。一路我询问了好几个山民,才终于寻访到了张佳利的家。张厂长果然不在家!
  
  我哄他说:“这次上山是专门来订购10000只球型喷头的。”山里人比较纯朴,她老婆听了高兴极了,在灶间忙乎了半天,热情地款待了我。
  
  因为晚上天色已漆黑,下山又不方便,也没有了回去的班车,我就名正言顺地在她家住了一宵。
  
  竖日,我细细地观摩了球型喷头整个生产工艺流程,也研究了他们的生产工具。最后,带着偷到了的“拳头”,我满载而归!
  
  之后,我马上就动手筹办球形喷头厂。我请人做了一些必需的工具,还通过熟人关系从轮胎翻修厂以高薪挖掘了二个熟练工做兼职师傅,招了几个工人就干了起来。
  
  因为我与钱国柱是同学,彼此讲话可以随便点,我把生产球形喷头的事告诉了他,并要求他帮忙,他答应了我。
  
  过后的不久,他要去江苏泰兴县天星镇的一家化妆品厂,这是他的主要业务单位,他带上了我。
  
  当时的泰兴天星镇,有二家规模很大的化妆品厂,这里曾是全国“化妆品之乡”。
  
  上虞轮胎翻修厂北京哪个医院治癫痫病最好 与其中的一家化妆品研究所有着100多万元的业务往来。这个业务量对球形喷头的单一配套来说,在当时巳不算小了。
  
  我跟着钱国柱第一次与泰兴人是在一家小饭店里接触的,那才是真正的“农家乐”;大家围在一张八仙桌上喝酒,推杯换盏,觥筹交错,一杯接一杯的不断敬酒,一片热闹非凡。
  
  刚刚酒过三巡,突然坐在另外一张八仙桌上的人起身了,走过来要同我们敬酒。为首的是一个姓蒋的供应科采购员,这桌人是另一家化妆品厂的。
  
  他们当地人喝酒有个规矩,要么不敬,敬了,其他人也都要敬的,而且是干杯!
  
  就这样,我们二桌人你敬我敬,忙得不亦乐乎!大块吃肉,大碗喝酒,借着酒酣耳热中的醉意称兄道弟。我醉了!大家都醉了!干了这么多的白酒,不醉才怪呢!
  
  我与钱国柱在旅社竟醉卧至次日的中午才醒来,至于怎样回到旅社的我们二个人谁也记不得了!
  
  第二天下午,我跟着钱国柱去了他的业务单位那家化妆品研究所,他们是老关系了彼此非常熟悉,我只听不说也不谈业务,因为这是同学的业务单位我不能抢他的饭碗。
  
  他们谈话正浓之时,我悄悄地溜了出去,跑到了昨天与我们一起灌酒的另一家化妆品厂。
  
  我找了那位蒋富青师傅。可他们厂眼下还没有开广西癫痫病治疗好的医院发这款球型喷头的化妆品,暂时不需要,只让我留下样品和价格。
  
  当时蒋富青师傅对我顺便带去的洗发精吹塑瓶样品颇有兴趣,愿意当场签订60万只数量的业务合同。但我考虑再三,以为我对吹塑瓶的业务不熟悉,而且这次的样品也不是我自己的产品,而是王洪琳委托我的产品,我不敢冒然签订合同,我婉拒了蒋富青师傅的好意。
  
  这次的最大收获是正式认识了蒋富青师傅,并交上了。
  
  机遇往往是惠顾有准备的人们,过了一段时间,蒋富青师傅给我打来一个长途,他要来上虞看看,谈谈球型喷头的事宜,我听了非常高兴。
  
  蒋富青师傅终于来到了上虞,他经过实地考察了我的厂子情况,当然我也尽了一回地主之谊。我们在上虞鉴订了一份球型喷头供货合同。
  
  这是我中的第一个大订单!
  
  我开始正式地批量生产球型喷头了,源源不断地供应泰兴化妆品厂,同时也供应全国各地的化妆品厂家。我的工厂正常运转了,我也成了什么狗屁厂长。
  
  后来我还因为有了厂长这个名头,被上虞劳动局评上助理工程师,也被上虞工商局评上市级先进。
  
  风风雨雨、起起落落的人生路上,球型喷头既给我喷洒了闪耀的光环,也给我以后喷洒出了一条漫漫讨债之路……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