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懒人正传 >正文

合同男女

时间2020-10-20 来源:学如不及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眼看看年关逼近,周毅心里更急了。他想起前不久里说的话,老大不小的,早该成家了,看看你都已经过了而立之年,连个女还没有。今年要是还没有女朋友,就别了。母亲下了最后的通牒,周毅一着急,就找自己的好友江凡给出主意。
  “嗨,不就是带女朋友回家过年吗,看把你愁的。赶紧找啊,实在不行,租一个得了。”江凡不以为然。
  “租女朋友?!”周毅瞪大。
  “你别告诉我没听过这新鲜事啊,这算不上什么创意,早就有人捷足先登了。”
  “我是说上哪租?”
  “你可真够书呆子的,网上发帖呀。”江凡笑得前仰后合。
  “会有人应征吗?”周毅惴惴不安。
  “有没有总要试过才知道呗,你是大龄男青年,还有大龄女青年。你妈着急,人家妈妈也一样着急呢。”
  “网上发帖,写什么?”
  “征女友回家过年啦,写清你的要求,至于报酬,有诚意者面谈。”
  周毅跟江凡合计了一下,就出台了一则《征女友回家过年》的贴子。考虑到诸多因素,周毅申请了新的QQ,使用了网名。
  极品男,31岁。现诚征年龄25—30周岁的未婚为友回家过年,年三十到初六,报酬优厚。有意者面谈。还在后面写上了联系QQ。
  贴子发上去不到两分钟就有了跟帖,同情、支持、反对的都有。“老兄高招啊。”“征女友回家过年,寻开心吧!”“弱弱地问一句,你准备的报酬是多少,如果钱多的话,看在钱的份上,我包了。”“包什么包,你是美眉吗?”“不是美眉又如何?大不了上医院变性呗。”“呀,杯具啊!”“我哭,我哭,怎么没呢。”周毅看看这些跟帖,有点啼笑皆非。现在的真够毒的,言论到以攻击他人为乐。他想删掉那张贴子,江凡制止了他。“你管干嘛,谁也不认识你。”
  第二天下午,有人加了那个新QQ,验证信息时,对方填的是“诚意女”。对方果然显出十二分的诚意,说自己跟他一样,目前也被母亲逼得紧,刚萌生了租男友的念头,就看见了他的贴子。两个人谈得很投机。“诚意女”坚持要看周毅的照片,周毅说没必要,两人又不是真的交朋友,不过是临时凑合一下。“诚意女”说即使是临时凑合,她也不想自己眼睛吃亏。况且你称自己是极品男,我总得知道极品男是否够分吧。周毅只好发了一张自己的照,他想快点将她固定下来。“诚意女”也给他看了自己的照片,照片上,她乌黑的长发扎成了马尾,眉清目秀、中等身材。两人彼此还不错,觉得可以合作,临时客串一下应付的逼婚。
  傍晚时分,两个人在公园见了面。“诚意女”大方地伸出手“你好,我叫赵青青。”初次见面,周毅本来还有几分忸怩,可他看赵青青一脸的轻松,也就释然了。他握住她的手,“在下周毅。”两个人找地方坐下来,周毅开门见山谈报酬问题,七天的时间一千五百元。赵青青愣了一会摇头,“一千五你还嫌少?!”
  “帮你其实也是帮我自己,你就付一千吧。但来去的路费都是你的,吃住也得你管。”出乎周毅的意料,赵青青主动将报酬降低了。
  “这个当然,你在我们家吃住,难道我还收费吗?不过你得好好表现,不能穿帮,否则是要陪违约金的。”
  “那就签份合同,严格按合同办。”赵青青提议,两人就合同的内容作了协商。
  周毅开始拟合同,一式两份。赵青青看完拟好的合同爽快地说“成交。”周毅请她共进晚餐,说是庆祝两人的合作。她没有拒绝。他两到了一家小饭馆,两人互相介绍了自己的情况。这天已经是腊月二十六了,离除夕只有三天的时间。周毅说的几天,两人必须每天见面,增进了解,免得到时候露出破绽。赵青青也没有疑义。接下来的三天,他们俩一起吃饭,一起逛街,购买礼物,做回家前的准备。
  除夕那天早晨,周毅带着赵青青拖着大包小包的礼物做车回家。周毅已经在前一天早上给了母亲电话,说按母亲要求他还带了回家。下车刚刚走出车站就听见母亲的声音“小毅,回来啦。”原来,母亲跟妹妹来接他们了。
  “青青,这是我妈妈,这是我妹妹。”周毅拉过赵青青。
  “阿姨好,薇薇好,薇薇你真漂亮!”
  “嫂子,你才叫漂亮呢。”周薇打开小车的后备箱,将礼物放进去。
  一进家门,赵青青被吓了一跳。满满的一屋子人,全都笑眯眯瞧着她跟周毅。连周毅都觉得意外,“外公、外婆,舅舅、舅妈,你们咋都来了?!”
  “听你妈说你们今天到家,特意过来的,来看看我外甥媳妇。”外婆笑着说。
  “哥,一会也要过来呢。”
  “青青,这是我外公、外婆。”
  “外公、外婆好。”
  “好,真是个漂亮的孩子。给。”外婆掏出一个大红包。
  外婆的举动让赵青青有点意外,她偷眼瞧周毅,周毅摇头。她委婉而客气地说,“怎么能让外婆破费呢。”
  “小毅,你捣什么鬼,难得外婆高兴。要的,初次见面一定要的。”外婆不由分说将红包塞给了赵青青。
  “谢谢外公外婆。”外婆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周毅又将赵青青介绍给其他亲友,两个舅妈也给了红包。周毅没有看见小姨妈,“小姨父,小姨妈呢?”
  “她在厨房忙活呢,小毅呀,你眼光不错,怪不得这么多年不找呢。”小姨父给了周毅一个红包,赵青青从他手里拿过去了,笑盈盈地说“谢谢小姨父!周毅,你陪外公、姨父他们好好聊聊,我去厨房看看小姨妈。”赵青青避开周毅不满的眼神,转身朝厨房走。身后传来小姨父的赞美“好懂事的。”
  周毅的小姨妈正在忙碌,赵青青望着她的,甜甜叫了一声“小姨妈。”
  小姨妈转过头,“青青吧,你怎么跑这了,这有油烟,快出去。”
  “小姨妈,不碍事的,我给你打下手吧。”
  “大姐真是好福气,找了你这么个贤惠的儿媳,青青,那你把那青菜择了。”不到一分钟的功夫,赵青青跟周毅的小姨妈就熟络了。
  赵青青帮忙端菜上桌,周妈妈叫住了她,语气里充满了爱怜“青青,刚到家也不歇会儿。来,见过爷爷、奶奶。”
  “爷爷、奶奶好。”她亲热地叫。
  “好好好,我们小毅有福。松原市看癫痫病去哪家中医医院”奶奶给了一个大红包。
  赵青青俨然女主人一样张罗着。饭桌上,她跟周毅的家人其乐融融,仿佛认识了很久似的。吃完饭,周毅拉她进了房间。
  “红包呢?”
  “什么红包?”
  “就是刚才收的红包。”
  “那是他们给我的,你也要?!”
  “他们是我的,凭什么给你?!”
  “你说凭什么?”
  “你怎么这么财谜,你给我记住,我们是有合同的。”
  “合同上可没有红包这一条,我干嘛不收?!”
  周毅有点语塞,“赵青青,你不守信用。”
  恰好周薇送茶进来,“哥,你们怎么啦?”
  “没什么,我们说好了压缩开支,准备将来供一套大房子。他看我今天收了红包,他想要回去。”赵青青接过话茬。
  “哥,你干嘛呢,那是给嫂子的见面礼,她的不就是你的吗?”
  “就是,未必我还乱花了,忒小气了。”赵青青用手指戳戳他的脑门。
  “谁要了,不就是想看看有多少吗?好青青,你别生气了。”周毅伸手搂她的腰,周薇放下茶,摇头出去了。
  “去去去,你还占我便宜了。”赵青青打他的手。
  “什么占便宜了,那不是怕薇薇看破了吗?”
  “那你还要这红包吗?你出去说清楚,我就给你。”
  “算你狠,回去再跟你算账。”
  “周,你看我今天表现如何?!”赵青青得意地问。
  “你可真不拿自己当外人,爷爷、奶奶,舅舅、舅妈叫得多亲热。”
  “合同上说了穿帮要陪违约金的,我临时委屈一下自己也没什么。”
  随后的日子,赵青青陪在周毅父母身边,她很地跟他们谈天说地,着听他们讲周毅小时候的。
  初六那天吃过午饭,周毅的爸妈、妹妹一起送他们去车站。进站前,赵青青拉着周毅母亲的手,“阿姨,您身体不好,别成天窝在家里,有空多出去转转,要是想周毅了,您就来北京吧。”
  “好孩子,真舍不得让你走,哪天我想你们了,就去看你们。”周妈妈恋恋不舍。
  “爸、妈、薇薇,你们回去吧。”周妈妈坚持送他们进站,看他们上车。他们随着人流涌上了车,找到座位后,赵青青从车窗探出头,看见周妈妈他们搜寻的。赵青青一边挥手一边大声喊,“阿姨,你们回去吧。”火车开了,他们的身影越来越小,直至变成一个圆点,赵青青才收回自己的眼神。
  “青青,我们是不是该……”
  赵青青打断他的话,白了他一眼,“赵青青。”
  “赵青青,我们是不是该算账了?”
  “算账,算什么账?”赵青青明知故问。
  “你在我家收了多少礼金?”周毅看她那样,也就懒得绕弯子了。
  “大舅、二舅、小姨,每家两千,爷爷、外公各五千。”
  “你很诚实。”
  “我有必要撒谎吗?!”
  “这笔钱是该归还给我的时候了。”
  “我要是不呢?”赵青青挑衅地问。
  “你要是不归还,我只有办法对付你。”周毅迎着她的目光,似笑非笑。
  “没意思,还给你可以,但我必须提成。要不然我爷爷、奶奶什么的岂不是白叫了。”
  “叫人也要付费,你都什么逻辑呀。”
  “当然要了,开口费呀。”
  “给你五百。”周毅甩开五个手指。
  “才五百呀,不行,最少也得十个百分点吧。”
  “十个百分点,赵青青,你打劫呀。”
  “管你怎么说,你不答应我就不干。”
  “八百。”赵青青摇头。
  “一千,不能再多了。”周毅坚决地说。
  “成交,不过现在不行,等回到北京我再给你。财不外露,懂吗?”
  回到北京,赵青青将礼金如数还给了周毅,周毅付给她两千元。临别时,他们没有说。两人以为从此不会再见了。没想到一个月后,周毅接到母亲的电话,她要来北京看他们。无奈之下,周毅打电话给赵青青,“赵青青,我妈要来北京了。”
  “你妈要来北京,跟我没关系吧。”
  “怎么没关系,我在北京这么多年,她就没来过。要不是你上次邀请,她能来吗?”
  “周毅,你搞搞清楚,我那是安慰你妈妈。”
  “我知道,我也很你上次的合作。这次你无论如何也得帮我,看在我妈的份上。”
  “那好吧。”赵青青犹豫了好一会还是答应了。
  为感谢赵青青的仗义,周毅请她吃饭。两个人很自然地吃饭聊天,赵青青说周妈妈来的时候会陪他一起去接站。
  “赵青青,你看这次我付你多少报酬?”
  “我是冲你的报酬来的吗?我是看在你妈对我好的份上。别以为钱能通神,我最讨厌这套了。”刚才还和颜悦色的赵青青一下子就翻了脸。
  周毅有点读不懂赵青青了,主动将报酬降低的是她,要提成的是她,不要报酬的也是她。但看赵青青恼怒的样子,他不敢说出来。他怕自己一不小心再次得罪了她,到时候很难向母亲交代。看周毅不说话,赵青青吃完饭就告辞了,“什么时候来,你电话告诉我。”
  周妈妈一下车,就用眼睛搜寻。“阿姨,我们又见面了。”赵青青笑嘻嘻地站在她的面前。周妈妈看见她,高兴的不得了,一把拉着她的手问长问短。
  “妈,才几天不见,你就这么想青青?!”周毅在一旁笑。
  “可不是吗?谁叫我们娘俩投缘呢。”周妈妈与赵青青并排向外走。
  周毅带着母亲跟赵青青到了自己的家,那是一套标准的两居室。周毅虽是北漂一族,可他却是北漂人群里的幸运儿。因为业绩突出,几年前公司奖励了他这套住房。周妈妈进屋后四处瞧瞧,她见屋子里只有儿子的东西,“小毅,青青不在这住啊?”
  “阿姨,我跟一小姐妹合租。”赵青青实话实说。
  “这么宽的房子,一个人住太浪费。青青,你搬过来,既节约了租金,彼此也有个照应。”
  “阿姨,我……”赵青青不知道该怎么说。
  “阿姨不是老脑筋,听话,明天就搬过来吧。”
  “青青,我早就说了,你不肯。你小孩抽风是由什么原因造成的?看妈都发话了,我们明天就搬吧。”
  赵青青瞪了他一眼,将小拳头在他面前晃了晃,然后进屋帮忙收拾东西。尽管心里很不情愿,可这表面工作也不得不做,谁叫自己答应帮他了呢。赵青青收拾好了屋子,让周妈妈先休息,自己去买菜。周妈妈让周毅陪她去菜市场。
  一出门,赵青青就抱怨了,“我就不该答应帮你,现在倒好,还要我搬过来。”
  “你想太多了,现在男女合租的多了。你要是怕也可以不来。”
  “谁说怕了,以后各住各的,互不干涉。”周毅的激将法凑效了。
  “嗯,我,绝对的正人君子。”
  “你放心吧,我会付你房租的,按我现在租房的价格。”
  “我给你打个八折。”
  “我接受,我这么帮你,享受一点折扣理所当然。”
  第二天,赵青青搬了过来。周毅将那间主卧让给了她,她跟周妈妈同住。
  一周后,周妈妈回县城去了。他们开始回复到原有的状态,各行其是。只有每天晚上回家的时候,彼此招呼一声。
  一天下午,赵青青接到打来的电话,说不回,什么时候有空回家一趟,家里人很想她。还特别强调了带男朋友一块回去。赵青青说自己在外面办事,晚上再打给家里。那天晚上,赵青青叫住了周毅,将事情告诉了他。“你想带我回家?!”
  赵青青摇头。“我是,不能随便带谁回家,我只是想你帮我应付一下我爸妈。”
  周毅点头。
  赵青青拨通了家里的电话,“本来打算五一回去看你们的,可我要出差,没办法,只能以后回去了。爸,他想跟你说几句话。”为解除父母的疑心,她将周毅抛了出去。周毅接过,“伯父好,我跟青青早就商量好五一回去的,可偏偏赶上青青要出差。等以后有空了,我再陪青青回去。”
  “没事,工作要紧。只要你们工作好,我们就没什么担心的了。”赵青青的父亲满意地挂了电话。
  “谢谢。”
  “客气了,早就说过必要时相互客串应付应付父母的。赵青青,我们再签一份合同吧。”
  “再签,为什么?”
  “别听你爸说不担心了,你以为他们彻底放心了吗?说不定哪天就来突击检查了,我怕到时候你会被他们逼的更惨。这样吧,合同暂定为一年,我们尽快在一年内找到另一半。怎么样?”
  “如果找不到呢,再签合同?!”赵青青反问他。
  “你怎么这么悲观,有志者事竟成嘛,只要用心就肯定能找到。”
  赵青青想了想,觉得这方法至少暂时可遮人耳目,于是他们又签署了第二份合同。
  半年后,赵青青告诉周毅她有男朋友了,她要搬出去。周毅为恭贺她,还破天荒地在家里做了几样小菜。“青青,干杯!”赵青青不再反感他这么叫她。几杯酒下肚,周毅问,“青青,你走了,我们以后还会见面吗?”
  “我又不会从地球上消失了,再说了我们都在北京,怎么不能见面?”
  “那也是,青青,以后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记得一定要找我啊!”
  “嗯,我会的。”
  “我有个请求,你做我妹妹吧,你同意吗?”
  “我早就拿你当我哥了,毅哥哥,你别喝了,再喝就醉了。”赵青青在一旁劝到。
  “青青,我是替你高兴。”
  送走了赵青青,周毅觉得很不习惯,他想自己真该找个女朋友了。
  没多久,江凡的给他介绍了自己的好友白冰。第一次见面安排在一家厅。白冰很漂亮,周毅觉得她的面孔跟名字一样冰冷。周毅叫了两杯咖啡,两个人地对坐着。咖啡刚端上来,周毅的电话响了,他礼貌地对白冰欠了欠身说接个电话,就走到窗边去了。
  电话是赵青青打来的,“毅哥哥,呜呜……”赵青青叫了他一声就开始。
  “青青,你别哭,有什么事慢慢说。”周毅不知道自己为何听见她的哭声,心里有点不是滋味。
  “我要见你。”
  “你在哪,我来找你。”周毅挂了电话才想起白冰,他回到座位抱歉地说,“白冰小姐,不好意思,我临时有点急事要处理,我先走了。”也不看她什么反应,就匆忙了咖啡屋。
  他在公园找到了赵青青,“青青,怎么啦?”他声音柔柔的在赵青青耳边响起。
  “跟他吵架了。”赵青青满脸的委屈,周毅很清楚,赵青青说的那个他就是她男朋友。
  “为什么?”他在她身边坐下。
  “我就说你怎么怎么好,他就生气了。”
  “傻丫头,那个自己女朋友夸别的男人。”
  “这么说是我不对��,人家也不是有意识的。”
  “嗯。”周毅很肯定地点了点头。
  “那我以后注意,毅哥哥,我还没吃饭呢。”
  “走,哥带你吃饭去。”
  周毅、赵青青去了一家环境不错的小饭馆,周毅让赵青青想吃什么尽管点。刚刚点完了菜,江凡就打来了电话,“周毅,你怎么把人家女孩扔那自己跑了?!”“江凡,我临时有事,这样,我一会再给你解释吧。”
  “毅哥哥,你有事?”
  “没事。”
  “没事,怎么人家电话里说你把谁扔那跑了?”
  “青青,你是顺风耳呀,听那么清楚。是江凡的老婆给我介绍了一个女朋友,约好今天见面。刚才在咖啡厅,接到你电话我就走了。”
  “毅哥哥,对不起!我不知道你。”赵青青满脸的歉意。
  “没事,青青,那个女孩叫白冰,听名字我就不喜欢,冷冷的感觉。”
  “你这么胡乱联系啊,名字不过是一个符号而已。”
  “可我第一感觉就是如此。”
  “毅哥哥,这饭我们不吃了。你去给朋友解释吧,别因为我得罪了朋友。”
  “菜都点了,干嘛不吃。吃完了再去解释也不迟啊,坐下吃饭。”
  菜端上来了,赵青青催促道,“赶紧吃,吃完了我回家,你找朋友去。”
  “青青,吃完了,你去找他吧。听话,别任性了。”
  “嗯。”
  吃完饭出来,周毅说免得人家误会就不送赵青青了。赵青青看他坐进车里,提醒他,“毅哥哥,系好安全带,路上小心。”
  周毅走了,就在这时,赵癫痫患者用药需要注意什么青青的手机响了,是男友张雨奇打来的。“青青,你干嘛呢?”
  “我正要过来找你呢。”
  “是找我还是找别人?!”
  “雨奇,你这人怎么莫名其妙啊。”
  “我莫名其妙,你自己不清楚吗?”
  “我清楚什么?”电话挂断了,赵青青一转头,看见张雨奇站在离她不远的地方,她走过去。
  “青青,刚才那个男人就是你的毅哥哥吧。”
  “你怎么跟踪我了?”
  “谁跟踪你了?我是担心你没吃饭,过来找你的,没想到竟让我撞见了。”
  “是,他就是,刚才他还批评我了。”
  “是吗?你们旧情复燃,你不用找这种借口敷衍我吧。”张雨奇冷笑。
  “什么旧情复燃,我都告诉你了,过去纯粹是为了应付家里人,我跟他没有任何关系。”
  “你们眉来眼去的,还能没有关系,你看你毅哥哥叫得多亲热。”
  “我懒得跟你说,你就是不如毅哥哥。”
  “我是不如他,你找他去好了。”张雨奇恨恨地说完扬长而去。赵青青看着他的背影,眼泪流了下来。
  “江凡,你相信我绝对不是有意让白冰难堪的,确实是临时有事。”江凡追问到底什么事,周毅坦率地告诉他是赵青青打电话找他。
  “赵青青,就是上次的那个合同女孩?你们还保持联系?你呀你,叫我说你什么好呢,糊涂到不分事情的轻重缓急,赵青青的事儿比你约会还重要?!”
  “她叫我哥,你说她有事我能不管吗?”
  “你这是乱讲义气,白冰咋样?”
  “听名字就觉得冷。”
  “是啊,哪有青青。”江凡嘲讽他。
  “你看看你都胡说啥了。”
  “你呀怕是喜欢上她了吧。你别不承认,你潜意识里已经爱上她了。”
  “有吗?”
  “老兄,你是当局者迷。人家一个电话你就屁颠屁颠的,连约会都不管就跑了。你要是爱她就去追吧。”
  “她有男朋友的。”
  “你们俩是男未婚女未嫁,你追她合理合法,你可别错失了这个机会哟。等你追到手了,记得请我喝酒,我可是你们的月下老呢。”
  赵青青跟张雨奇是分分合合、合合分分,张雨奇不能容忍赵青青提周毅半个字,赵青青说张雨奇狭隘,只要心底无私,提一下又怎么啦?离节还有二十天,他们彻底闹翻了。这一次,张雨奇的极其恶毒,赵青青明明白白地提出了。那天,赵青青觉得很受伤,于是她跑到一家酒吧去喝酒,她想彻底地醉一次。来到酒吧,赵青青叫了一瓶红酒,她将酒倒入杯中,看见血色一样的液体,她有点想哭,仿佛那是她身体里流淌出来的血液。酒吧喧嚣的氛围使她原本糟糕的更乱。人说是甜蜜的,为何自己品到的只有苦涩呢。大半瓶酒灌到胃里,她的情绪开始失控。她又哭又笑,引得人群围观。
  “这女孩怎么啦?”“看样子八层是了。”“应该是,喝酒发泄呢。”“失恋有什么大不了的,犯不着这么折腾自己。”
  “朋友,你这话有道理,我请你喝一杯。”神志不清的赵青青抓过酒杯倒酒。
  “她醉了。”
  “谁说我醉了,没事,再来一瓶也没事。”她摇摇晃晃站起来。
  “青青,你怎么在这?”周毅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毅哥哥,你也在这,他们不喝,我请你喝,来,喝酒。”赵青青将酒杯递给周毅。周毅接过酒杯放到桌上,叫江凡过来帮忙。
  “周毅,这谁呀?”江凡走过来问。
  “赵青青,你帮忙把账付了吧。”周毅扶着赵青青。
  周毅一向不嗜烟酒,就算是朋友也很难约到他的。可今天江凡邀请他来酒吧,他居然答应了,连江凡都觉得奇怪。他告诉江凡,他今天一直心神不宁,不愿意一个人呆着。没想到在这碰到了喝的乱醉如泥的赵青青,他将她带回了自己的家。她把她放到床上,给她洗了脸,替她盖好被子,然后静静地守在一旁。
  过了好一会,胃里难受的赵青青挣扎着坐起来,他赶紧到洗手间拿来一个塑料小盆放到床前,赵青青呕吐不止。她扶她靠在床头,就去收拾。进来的时候,给她倒了杯糖水,喂她喝下。赵青青伏在他肩头哭了。他用手抚摸她的头发,“青青,没事。”
  “毅哥哥,刚才在酒吧太丢人了。”赵青青隐约还记得酒吧的那一幕。
  “丢什么人,酒吧不就是喝酒的地方吗,喝高了也很正常的。傻丫头,以后不许这样,喝酒伤胃,看你难受的。”周毅的那声“傻丫头”又招来了赵青青的眼泪。“青青,别哭了,我去给你熬点粥。”周毅用纸巾帮她擦眼泪。
  “毅哥哥,给你添麻烦了。”
  “看来,你的酒已经彻底醒了,都知道跟我客气了。”
  周毅到厨房帮她熬了麦片粥,他放了点糖,端进卧室。看见金黄的麦片粥,赵青青得掉眼泪。
  “这还真是水做的骨肉,动不动就哭。”赵青青被周毅的话逗笑了。
  周毅看赵青青喝完粥,“青青,睡吧,什么也别想,睡一觉就没事了。”
  “毅哥哥,我睡你房间,你睡哪?”
  “我睡客厅,有什么事你叫我。”周毅从柜子里抱出被子、枕头去了客厅。
  此刻,赵青青反没了睡意。春节到现在发生的一切,一一从脑子里闪过。她在心里告诉自己,张雨奇就是不如周毅。她忽而又觉得自己荒唐,周毅再好跟自己有什么关系,自己干嘛总要拿人家跟他比。
  第二天早上,周毅刚刚来到卧室门前,卧室的门就开了。“青青,你起来了。去洗洗,我给你做早餐。”
  周毅将烤了面包、煎了牛奶,“青青,过来吃早餐吧。”赵青青做到桌边开始吃早餐。周毅偷眼瞧瞧她,脸色很憔悴,“青青,今天就别上班了,好好在家休息。”
  “不行,我有个企划必须今天完成。”赵青青头也不抬。
  周毅不敢多说什么,他怕自己触碰到她的。他陪着她安静地吃完早餐,与她一起出门。周毅送她去公司,“青青,下午下班的时候,我来接你。”赵青青点点头,拉开车门下了车。看她走进公司的大门,周毅才肯离开。
  回到公司,坐在办公室里,周毅满脑子都是赵青青沮丧的样子。赵青青只比妹妹周薇大两岁,却已经北吃奥卡西平为什么还反复发作漂四年了。在北京她没有任何亲人,能在北京立足太难了。如今才有了他这个毫无血缘的“哥哥”,她那么难过,自己该像对亲妹妹那样疼她。以前在家的时候,对小七岁的微微从来都是迁就、纵容。
  下午五点,周毅准时在赵青青公司门口等她。赵青青一出来就看见了他,令她意外的是他没有开车。“青青,一起到湖边走走,好吗?”赵青青明白他是特别来陪自己的。的江边显得很安静,路上行人不多。一缕淡黄的光映在湖面上,使湖水看起来有点浮光跃金的感觉。他们沿着大堤缓缓前行,几片随着微风飘落到他们脚边,在地上舞成一团。赵青青随手捡起一枚银杏的落叶,仔细把玩。叶面通体金灿灿的,叶脉里有一丝不易觉察的暗,她的嘴角微微向上翘起。她抬头看看身边的树,一阵风过,片片飞舞而下。
  “毅哥哥,快看快看,像不像?”她的眼晶亮晶亮的,周毅心里窃喜,经过一夜的辗转,她已经没有那么痛了。
  周毅伸手接住几片落叶,“青青,挺好看的,留着做书签吧。”赵青青拣出两片郑重其事地放进包里。
  “毅哥哥,你不用陪我了,我没事。”
  “那也得吃了饭再回去呀。”
  “好,今天我请你,你不许跟我抢,吃什么还是我说了算。”赵青青显得有点霸道。
  “历来是客随主便,当然是你说了算。”
  赵青青带周毅去吃了自助餐,然后自己回到了出租屋,刚进门就接到周毅的电话,“青青,你到家了没有?!”得知她已到家,周毅叮嘱她早点休息。
  一个星期后,赵青青火急火燎地跑去找周毅,“毅哥哥,坏了坏了,忘了我爸妈要我中秋节回去呢。”
  “是怕一个人回去不好交代吧,不是还有我吗,你担心什么?”
  “你行吗?我可没钱付报酬给你。”
  “帮助青青是我义不容辞。谈钱,俗,太俗,俗透了。”周毅故意夸张地拉长声调。
  中秋节前一天,赵青青带周毅回家去看父母。一进门,周毅就以准女婿的身份出现,“、妈妈,我们回来了。”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赵爸爸乐呵呵的。
  “妈,我想死你了。”赵青青放下东西,搂着妈妈的脖子。
  “多大了,还没正形。”赵妈妈看着笑了,“青青,带他进去休息会,我给你们做饭,做好了我叫你们。”
  赵青青带周毅进了自己的房间,“毅哥哥,你嘴巴抹蜜了啊,告诉你,叫得再甜,也没有礼金的。”
  “青青,我们是兄妹,我叫爸妈没错呀。”
  他们在家呆了三天,周毅的表现很让赵青青父母满意。临走前,赵妈妈把青青托付给了周毅,说青青从小好强、任性,让他多多包容,周毅的点头如捣蒜一般。
  回到北京,刚出车站,迎面就撞见了江凡。江凡瞟一眼他旁边的赵青青,“周毅,去拜见岳父岳母了啊。”赵青青被闹了个大红脸。周毅赶紧把话岔开去。“正好晚上有几个朋友小聚,大家好久不见,你也一定要去啊。”周毅很爽快答应了他。
  晚上,除周毅外,朋友们都是带着女人来的。江凡问他怎么不带赵青青一起来,“你们带的是老婆、女朋友,赵青青什么都不是呢。”
  “假话、纯粹是假话,老实人也讲假话,不得了了。”江凡的话引得在场的人大笑。
  “老兄,你就别取笑我了。”
  “你不承认也没关系,让哥们帮你再介绍女朋友,你可别像上次那样放人家鸽子啊!”
  周毅煞有介事地看江凡的脸,然后慢悠悠地说,“老兄,上次的事都给你解释了,你怎么这么喜欢翻旧账呀,你还没老啊。”几个女人在一旁吃吃地笑。
  还别说,那次聚会后,那帮哥们真的给他介绍了几个女朋友,只是每次不出十天就没了下文。要说那些女孩,条件还是不错的,朋友们弄不明白周毅为啥看不上,连周毅自己都有点说不清。他想起江凡的戏言,回想起每次约会都有点心不在焉,总是不由自主的想到了赵青青。原来,自己真的爱上了赵青青,赵青青已经把他的心占得满满的,心里怎么会有其他女人的位置呢。再好的女人,都不过是路边的,与他无关。他不敢确定赵青青是否也爱自己,也不敢唐突,只好找江凡出主意。
  “我早就说了,可你一直不承认,偏偏要绕这么大弯。”
  “我不是不确定吗?”
  “什么叫不确定,你那是说不清。你说爱是能随便说清的吗?你向我讨主意,其实这事很简单,必须你自己面对。你直接告诉她,别担心被拒绝。如果她拒绝了,你从此死心。接受了,你就好好爱。一个大男人别拿不起放不下。”江凡的话给了周毅勇气。
  周末的时候,周毅打电话给赵青青,说请她听会,赵青青如约而至。音乐会是八点开始,他们见面的时候才七点刚过,周毅说不如去咖啡厅坐坐,于是两人去了剧院附近的咖啡厅。
  周毅要了两杯卡布奇诺,帮她给咖啡加了糖,递给她“青青,你妈给我说的话,你都听见了。”赵青青不解地看着他。“你妈把你托付给我了,我也答应了,你愿意吗?”周毅一口气把话说完,心里仿佛也轻松了。事出突然,赵青青毫无准备,她呆呆的看着冒着热气的咖啡。周毅的心都快跳出嗓子眼了,一旦赵青青翻脸,他就不再是她口中的“毅哥哥”了。周毅躁动不安,看着她低垂的眼。
  赵青青抬起头迎着他的目光,“毅哥哥,我明天答复你,行吗?”周毅的心稍稍有点平静,她没有直接拒绝。
  音乐会演凑的什么,周毅丝毫也不关心。他老是拿眼去偷瞧赵青青,总从她脸上看出点什么来,然赵青青的脸色很平静。从音乐会出来,赵青青坚持要自己回去,看赵青青的身影彻底消失,周毅才往回家的方向走。
  那天晚上,周毅辗转反侧难以入眠。他拿起手机想给她打电话,又怕引起她反感。她已经说了明天给自己答复,一个晚上,还是等着吧。
  第二天早晨醒来,周毅拨通了她的电话,“青青,昨晚睡得好吗?”他不敢直接问她考虑的结果。
  “还好,毅哥哥,你是想问我的答案吧。我答应你,不过,咱还得签一份合同。”
  “合同?好!咱就签一份合同:爱你一辈子。

【责任:】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上一篇:木橹声中忆乡情
  • 下一篇:洪河夕游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